包括红豆集团、苏宁云商在内

2020-02-02 00:36

互联网金融的兴起,像一条鲶鱼搅动传统金融市场。而民营银行又将带来什么?需要时间和市场检验。(赵伟莉)

对江苏无缘民营银行“头啖汤”,汪祖杰认为很正常。江苏实体经济基础扎实,从大银行到农商行、再到农村小额贷款公司,金融机构、组织的层次分布相对合理,金融业与实体经济发展基本匹配。在此背景下,民营银行在江苏生存难度较大。如果有试点,为了生存,它们可能会打乱原有稳健的金融市场秩序。

南京审计学院金融学教授汪祖杰认为,推出民营银行试点,是深化金融改革的重要一步。民营银行是传统银行的有效补充,可弥补传统金融业务的空白。金融是国之重器,不论什么资本干金融,都要纳入监管。民资进入金融业,就必须接受正规监管。这样做,有利于把市场上使用混乱、到处投机的资金引入正途。

尚福林表示,虽然是5家银行的试点,但将按照成熟一家审批一家的原则审慎推进,至于说这些银行何时能挂牌营业,主要取决于它们自身条件是否成熟。

经过反复论证和筛选,报经国务院同意,银监会确定的5家试点方案采取共同发起人制度,每个试点银行至少有两个发起人,同时遵守单一股东股比规定,分别由参与设计试点方案的阿里巴巴、万向、腾讯、百业源、均瑶、复星、商汇、华北、正泰、华峰等民营资本参与试点。

银行经营的是资金和风险,相对于传统金融机构,民营银行信用能力较弱,能否吸收到储户存款,以及如何保证储户存款安全是个重要问题。对此,银监会表示,在制度监控状态下尽力不让此类情况发生。如果一旦民资发起的银行破产,建立的存款保险制度会补偿一部分,其余要由发起人个人把储户的存款补上去。如果发起人股东也破产了,那就要找实际控制人。

11日下午,银监会再次就这一问题召开新闻发布会,详细解释民营银行经营模式。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,民营银行发起人、控制人必须是大陆公民,经营模式有四种:“小存小贷”(限定存款上限,设定财富下限 );“大存小贷”(存款限定下限,贷款限定上限);“公存公贷”(只对法人不对个人);“特定区域存贷款”(限定业务和区域范围)。阿里巴巴意向申请的是“小存小贷”,腾讯为“大存小贷”;天津发起人申请试点的为“公存公贷”模式。不论哪种模式,按照银监会预想,民营银行的业务重点是服务小微,服务社区功能等,以完善多层次的银行业金融服务体系。

胎动了那么久,民营银行试点终于敲定。银监会主席尚福林10日表示,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有5家,将分别在天津、上海、浙江和广东开展试点。遗憾的是,江苏无缘首批试点。

事实上,近年来民资在银行业领域占比并不小。银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,至2012年底,股份制商业银行总股本中民资占比达45%,而城市商业银行总股本中民资占比则超过半数,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股本中民资占比更是超过90%。但这些民资多以参股形式进入银行,并不是主发起人。

为拓宽民资投资领域,去年7月国务院颁布“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”相关指导意见,当年8月“苏南银行”名称即获工商总局预核准通过后,随后市场上掀起一波申请民营银行的热潮,20多家上市公司涉足民营银行。有统计数据显示,去年初至今,已经有93家民营银行的名称预核准通过,32家上市公司成为民营银行概念股。包括红豆集团、苏宁云商在内,我省有10余家民营企业申请设立民营银行,但最终均无缘首批试点。

在如此众多的申请者中,选择5家试点,银监会的考量主要有五点:有自担剩余风险的制度安排;有办好银行的股东资质条件和抗风险能力;有股东接受监管的具体条款;有差异化的市场定位和特定的战略;有合法可行的风险处置和恢复计划,用行话讲,叫做“生前遗嘱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