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于国家5a级景区内

2020-01-25 05:14

当地一家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已经暂停了所有的奉化漂流业务。

紧邻溪口的余姚四明山清凉避暑节,今年倒是异常火爆,抢走不少奉化的客源,避暑节从7月18日至7月底,十几天里接待游客超过15万人次。

根据浙江当地媒体公布的数据,过去两周高温天,杭州湾跨海大桥桥面平均温度超过65℃,极端最高温度曾突破70℃。在这种情况下,高速公路爆胎频发,据高速交警宁波支队五大队统计, 7月份杭州湾跨海大桥共有236起汽车爆胎事件。昨天记者在大桥桥面上不断看到散落的轮胎皮,也印证了这一点。

不仅是奉化,宁波的十几个漂流点,几乎都快没水了。昨天,余姚四明山四窗岩漂流的总经理俞全江告诉记者,景区漂流开放时间将改为双休日8:00—16:00和星期四12:30—16:00。俞经理说,选择截流暂时停业的原因,是景区已有42天没有下过雨。 “现在的水量只在周末开放,还能支撑两周,再不下雨就要彻底停了。 ”俞经理说,公司承包景区一年需160万元,加上其他成本,年开支达300万元。今年如果做一半就停业的话,怕是连成本都要收不回来。

景区停车场里,等待游客的大巴车密密麻麻,沪牌的客车随处可见。临近景区关门的时间,很多导游在景区门口大声吆喝,催促还没出来的游客。

记者从宁波市防汛抗旱指挥部获悉,截至8月8日,宁波全市有28.3万亩农田受旱,其中作物受灾面积20.4万亩。目前,全市有8.28万人因旱出现饮用水困难,范围涉及象山、奉化、宁海、余姚、鄞州、镇海,扩大到慈溪、北仑,共40个乡镇133个自然村,严重影响地区为宁海、象山。

询问六七名桃农,他们普遍反映,今年奉化水蜜桃减产30%左右,桃农普遍减收三至五成已成定局。

有“华东第一漂”的岩头古村漂流,位于国家5a级景区内,岩头古村漂流的水面蜿蜒曲折,漂流河道长6华里,游览时间约2小时。

村民方水锵告诉记者,村里漂流营运十多年来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干旱的天气,上游的塔里坑水库已经到保底水位,贵为国家5a旅游景区的岩头古村,也出现饮水困难的情况。为解决村民用水,岩头古村目前已经组织村民蓄水自救。

老陈今年57岁,是土生土长的奉化人,在长春路骑三轮车已经9个年头。昨天他只在上午10点接了一单生意,其余时间都躲在树荫下候着。一说起今年高温天,老陈用一连串宁波话抱怨起来,“苦头是吃煞啦,每日浑身嗒嗒滴,黄汗像落雨嘎。 ”

驱车开过跨海大桥由甬金高速进入奉化,大约是下午3点,通过中国气象局的官方微博,记者已经得知下午1时奉化再次以42.8℃蝉联全国最热城市排行榜冠军。

昨天中午12点,记者从莘庄出发,经过g60沪杭高速转到杭州湾跨海大桥,下午2点,来到海天一洲观景台。车门一开热浪袭来,感觉呼吸困难。记者拿出随身携带的温度计,短短1分钟不到,刻度从车内温度30℃飙过40℃,最后停在41.5℃。把温度计贴近桥面,刻度继续急飙,很快便超过最高上限50℃,温度计竟然爆表了。

由于杭州湾跨海大桥主要是钢梁结构,桥体更容易吸收热量,在烈日暴晒下,桥面温度普遍比普通道路高很多。根据大桥管理部门的规定,大桥在桥面温度超过60℃情况下,立即启动高温三级预案,超过65℃就启动二级预案,最近一周,杭州湾跨海大桥一般都在上午11时30分左右就会启动高温三级预案,下午2点到3点启动高温二级预案。

在奉化的路边和山间,随处可见搭着一个帐篷的卖桃人,但记者观察近10家之后发现,闻名天下的奉化水蜜桃,今年成了mini版,普遍看上去干瘪瘦小,有的只有鸡蛋一样大小。桃农老范说,往年这个时候,他一天能卖出五六百斤桃子,可是今年只能买四五十斤,“天这么热,大多数人都躲在家里了。 ”

盖丽娜昨天接待的是一个广东团,上午8点从宁波发车到溪口,一直要到下午5点才结束,“都是户外活动,尽管我准备了防中暑药,但还是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孩被热晕了。”让盖丽娜印象深刻的是,广东团中有一家人来自三亚,他们对奉化的高温大呼吃不消,“他们告诉我,三亚今年受几个台风影响,比往年凉快,平均温度不到33℃,而奉化的热度,他们在海南从来没遇见过。 ”

昨天下午6点,记者驶过近15公里蜿蜒陡峭的山路,来到四明山间的直岙村,这个619人的小村落已经断水近一个月,直到昨天中午,在宁波市长的亲自部署下,从另一个水库引水的管道终于在短短两天内铺设完毕。村民纷纷感慨,“终于不用一盆水早上洗脸晚上洗澡了。”

高温下游溪口,一些有绿荫遮蔽或者是能玩水的景点,成为游客的首选,相比武山庙、武岭门、文昌阁等景点,海拔900米的雪窦山景区和憩水桥更受欢迎,有着“千丈岩头挂玉虹”美誉的溪口千丈岩的水量不到平时的三分之一。

从历史上来看,宁波也是著名的火炉,史志记载较详细的宋初至清末的1000多年间,宁波境内有205年发生了干旱,约5年一遇。如,宋绍熙四年(公元1194年),“浙东郡县自去冬不雨至于夏秋,明州为甚,人食草木”。元大德十一年 (公元1307年),“庆元路(奉化、慈溪、镇海)大旱,明年复无麦,民相枕籍死;宁海四至七月不雨,大饥,民相食。”宁波最近一次大旱灾发生在2003年。当年,宁波高温从6月30日开始,直至9月8日才结束。这一年,宁波受灾面积达108万亩,有36.65万人饮水发生困难。

宁波市气象台首席预报员董杏燕说,昨天宁波全市230个自动气象站有141个超过40℃以上。 8月5日至8日,宁波连续四天出现大范围40℃以上的酷热天气。从高温出现的范围来看,这一轮高温的强度已经比7月24日那一轮更强。

往海面眺望,风平浪静,天空没有一丝云朵,烈日炙烤下,海天没有了分界,“熔”为一体。烧烤模式下,依然有五六名全副武装的养护工在桥上工作,他们正在收拾爆胎车辆的轮胎“残骸”,以及捡拾车辆上不文明乘客随手抛出的饮料瓶。据统计,养护工每天能在跨海大桥上捡到超过500个饮料瓶。养护工刘国定说:“昨天这时的桥面温度是68.9℃,今天也应该差不多是这个温度。 ”

8月6日下午,直岙村迎来近50多天来的首场雨,不过只下了10多分钟就没了影。江阿燕老人原本想把脏衣服放到水盆里端到屋檐下,还没来得及洗,雨就已经停了。

今年奉化水蜜桃价格跟往年差不多,但因为天气热、雨水少,桃子个头长得没往年大,高温天带给桃农的另一个问题就是,桃子容易腐烂,“今年高温光照足,桃子的甜度是比过去好,但原来摘下来阴凉地方能放一星期,现在搁着三四天桃子就软得没法再吃,只能贱卖。 ”

导游盖丽娜今年26岁,在溪口景区工作了3年,她告诉记者,今年的游客数量并没有因为高温而有太多减少,“8月份的人数还没统计,目前来看比去年少了不到1成,但7月份的游客量比去年还要多3个百分点,主要是放暑假的学生和老师比较多。 ”

老陈的三轮车里装着三大塑料瓶水,每个都是三斤装,每天早上7点出门装得满满的,到下午3点已经只剩下半瓶。肩头的两条毛巾已经不知道被拧了多少遍,“擦完汗我就去旁边银泰城那里的景观水池拧一把毛巾,这几天连池水都是烫的。 ”

此外,由于奉化更接近于副热带高压中心。今年,副高中心位置在浙北一带,比往年偏北一些。也就是说,宁波地区要比丽水更接近这个 “大火炉”。宁波市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庞宝兴说,除了强盛的副热带高压空气外,也跟奉化特殊的地形有关系。

宁波市气象台高级工程师黄鹤楼说,从气象干旱角度来说,目前宁波总体上已经出现中到重旱,个别严重的山区、半山区和一些海岛的局部地区已经出现特旱。

除余姚、慈溪外,奉化一直以来是宁波气温偏高的区域。这是因为奉化的地势有点像小盆地。即便靠海,海风影响也不大。奉化的西侧是海拔1000米左右的四明山,暖气团翻越四明山后,还叠加了地形下沉的增温效应。再加上最近几天奉化几乎没有风,在高温炙烤下,完全就像一个在干烧的锅。四面的热量都向中心辐射,造就宁波甚至全国的最高气温。处在副高中心位置,地形又不利于散热。难怪今年奉化“一热当先”。

至于奉化为何会成为这波高温中的热极,董杏燕解释称,有今年天气的特殊性,也有奉化地形的特点。

立秋之际,本应该是漂流生意最旺的季节,但因为干旱,奉化面临无水可漂、上游水库无水可放的窘境。从溪口到石门,是奉化漂流的黄金水道,短短不到10公里的车程,密集分布着包括岩头古村漂流在内的6个漂流点,但记者昨天走访时,几乎每家都是铁将军把门,在丹溪漂流点记者看到,河床基本断流,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因为干旱,上游水库都是蓄水,不能放水供应漂流。

作为“中国水蜜桃之乡”,奉化遭遇前所未有的高温天,也给桃农带来很大的损失。

下午17时不到,记者来到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 5a级旅游区——溪口,这里山清水秀,又因是蒋介石、蒋经国父子的故里而引世人瞩目,是上海人最喜欢的度假地之一。

而宁海县的旱情更加严重,宁海县越溪乡下田村停水已经接近30天,村民家里的水龙头滴不下一点水。一脸盆水用了又用,每天擦擦身子算洗澡。因为缺水,家里装了抽水马桶的村民,都不敢在家里上厕所,“那个实在太废水了。 ”

往年这个时节,每天的漂流人数能保持在千人以上,但记者下午4时赶到时,景区管理处没有一个人上班,只有几个老人在修补橡皮筏。 “漂流本周开始暂停了,水库没有水了,你看看水有多浅。 ”一位平日里负责漂流售票的老人对记者说。记者在漂流终点看到,标注的深水区水深只有1米,成为附近村民的“野泳天堂”。

奉化火车站附近的麻厂路,是奉化7个温度站之一,过去两天最高气温都是在这里录得。车停下来时,气温相比下午1点的最高值已有所回落,为41.7℃,但推开车门的刹那,还是能感受到毛孔的瞬间扩张,摸了把地面,烫得很,手放不了几秒就得挪开,出来活动的人们尽量沿着树荫行走。电瓶车一族更是全副武装,有的戴上口罩帽子,仅露出两只眼睛也要盖上一副墨镜,有的把白衬衫反穿来护住胳膊,有的直接在头上裹了条毛巾,如碰到十字路口倒计时的红灯,每一秒都是种煎熬。

说起断水的日日夜夜,村民邓恩华就停不下来:“每天早上5点多,我就提着两个大水桶,和邻居一起到村头的水潭边取水,天蒙蒙亮就有几十户人家在排队了,两个水桶,要来回挑4次才够一家人一天的需要。”邓恩华今年71岁,在他的印象里,这里已经有超过40年没有遇到这种干旱天气了。

柳家村桃农柳孝良正说:“我家有40多株桃树,去年收入1.5万元,今年预计只能收入7000元左右。去年桃子的收购价是每公斤14元~16元,今年是20元—24元,但总收入还是减少了一半多,主要是产量下降得太多了。 ”